胡大一八评过度医疗:不承认支架过度使用是掩耳盗铃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1-20更新人看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参加阿里医疗队的胡大一大夫,第一排左三,?#29992;?#26377;支架,射频的年代行医?#20004;瘛#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胡大一,长城会创始主席,长城国际心脏病学会议(简称长城会)是由胡大一教授1989年创立,从最早的介入、射频消融?#38469;?#22521;训开始,?#20004;?#21457;展为与欧洲ESC,美国ACC,AHA并列的世界四大心脏病学学术盛会,引领国际心血管病学科发展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为我国支架、射频消融?#38469;?#25512;广普及的奠基人,胡大一教授如今却频频对支架滥用叫停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倡导药物、运动、营养、心理、戒?#28059;?#22823;处方为指导的康复治疗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趋利的医疗体制,按支架数手术量付费,支架手术越多,医院收入越多,灰色收入越多,企业盈利越多,形成了多赢的利益链,只有患者没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认为不存在支架过度使用是掩耳盗铃,也是用这?#21482;?#35328;维护利益链,拉帮结伙控制行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种利益潜规则在运转着医疗市场,而利益占有者又不愿捅破这窗户纸,还在玩“高尚”。希波格拉底早就警示:“不要在患者身上做的更多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更多”有三个层面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、?#38469;?#30340;不恰当使用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医学上有过多的未知数。任何?#38469;?#37117;不可避免一定程度的不恰当使用。不恰当使用,指患者接受治疗,效果不确切,不一定获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、?#38469;?#30340;过度使用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患者接受治疗不获益,甚至有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、?#38469;?#30340;滥用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为追求利益有意的做患者不必要,而且伤害患者的不良行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近来讨论支架使用中的问题,最关键的问题是混淆了基本概念。我理解钟南山先生讲的他所知道的一个病例,指出的是过度医疗,是支架的过度使用,而非滥用。并?#24247;?#35201;改变医疗模式?#36879;?#36153;机制,控制?#38469;?#30340;过度使用。之后却被炒作为“支架滥用”不是普遍现象。滥用要成了普遍现象,那还了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当今必须正视?#24466;?#20915;的是过度医疗和支架的过度使用。在体检冠脉CT中发现的临界病变和稳定心绞痛患者过度使用支架,不是个别现象,要认真加?#36234;?#20915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概念一旦被偷换,很容易产生混乱,掩盖了事情的真相与本质。更重要是在有意误导舆论,为自己拉情结感情票,保护利益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国有个滥用的经典案例。在一个患者身上做了27次手术,共放了67个支架。病人被毁了,医生坐牢了。这种情况在任何国家都是个别的,少见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迫切需要解决的是鉴别支架过度使用,尽量减少不恰当使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医学的底线是:Do not do harm to patient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崇高目标是:努力使患者最大获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为此,我特撰写以下八个?#30423;校?#26469;解读支架的过度使用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评:支架的过度使用是客观存在的事实——正视问题才能改正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过度医疗是全世界医疗领域存在的需严肃面对的共同问题。在我国社会发展的一个阶段,这一问题更为突出,既是医疗体制本身存在的问题,也是整个社会风气在医疗领域的?#20174;Α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医学的大量领域存在未知,现代医学(西医)传统的单纯生物医学?#38469;酰?#32570;乏对医疗的心理和社会因素认知,见病变不见患病的人。在病人身上花的时间少,顾不上认真?#25910;錚?#26597;体,对介入?#38469;?#23815;拜。科学主义,?#38469;?#33267;上,人文素养缺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趋利的医疗体制,按支架数手术量付费,支架手术越多,医院收入越多,灰色收入越多,企业盈利越多,形成了多赢的利益链,只有患者没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支架不恰当使用,过度使用,甚至少数情况下滥用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1. 过度体检做冠状动脉CT,对一些没有临床症状的患者,CT发现斑块,不做有无心肌缺血的评估,直接冠状动脉造影,甚至再加冠状动脉内超声。只要最终狭窄大于等于70%就放支架。更有甚者,狭窄不到70%也有放支架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2. 众多稳定心绞痛的患者,?#36824;?#20197;不稳定性的诊疗,被支架,这些患者常常被多个支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3. 供应心肌的冠状动脉主干道血管——左主干和多支血管多处病变,本应选搭桥,也被支架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4. 100%使用药物支架,该用裸金属支架的也用药物支架。支架?#38469;?#26412;身是好?#38469;酰?#20294;任何好?#38469;?#34987;过度使用或滥用了,必然会害抵消了利。在被过度支架的患者,自然是伤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1/6    1 2 3 4 5 6 下一页 尾页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!--temp.actpl--]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陕西11选5走势